• <tr id='s3o9c'><strong id='s3o9c'></strong><small id='s3o9c'></small><button id='s3o9c'></button><li id='s3o9c'><noscript id='s3o9c'><big id='s3o9c'></big><dt id='s3o9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3o9c'><table id='s3o9c'><blockquote id='s3o9c'><tbody id='s3o9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3o9c'></u><kbd id='s3o9c'><kbd id='s3o9c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s3o9c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s3o9c'><strong id='s3o9c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s3o9c'><div id='s3o9c'><ins id='s3o9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s3o9c'></fieldset>

      <ins id='s3o9c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s3o9c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s3o9c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s3o9c'><em id='s3o9c'></em><td id='s3o9c'><div id='s3o9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3o9c'><big id='s3o9c'><big id='s3o9c'></big><legend id='s3o9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木匠師傅的絕活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6

            心生不滿

            張員外兒子的婚期將近,張員外便請瞭遠近聞名的程木匠來傢裡做傢具。說起這程木匠,還真是個能工巧匠,聽說他還擅長雕刻,喜歡在傢具上雕刻一些精美的花鳥魚蟲,而且花樣從不重復,堪稱一絕。

            張員外是通過一個遠房表弟介紹才找到程木匠的,表弟說程木匠人是好人,就是有點小心眼,工錢要得也比較高。張員外並不在意,他對手藝人特別敬重,為瞭讓程木匠能安心幹活,他特地給程木匠安排瞭一間上好的客房,每天吃飯也由張員外親自陪同,頓頓有酒,餐餐有肉,每天他們吃剩下的菜再撤出去讓傢裡其他人吃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吃午飯時,程木匠在清燉老鴨湯的海碗裡翻來揀去、找瞭好久,最後嘆瞭口氣放下瞭筷子。張員外忙關切地問:程師傅這是怎麼瞭?有什麼不滿意的嗎?程木匠不好意思地說:要說這暑天已過,但這秋老虎卻厲害,悶熱!這樣的天,喝些鴨湯還真是沒話說,若是再能吃上個鴨肫……那才是真正的享受呢!張員外點點頭,笑道:程師傅喜歡吃鴨肫?犬子也愛吃這個。今天這鴨肫想是被他吃瞭,下次我跟他打聲招呼,說什麼也要留給師傅吃呀!程木匠聽瞭,忙假意推辭道:我隨口說說,東傢哪能當真呢!

            卻說這張員外歲數大瞭,又連日陪程木匠喝酒,中午還喝瞭不少涼性鴨湯,這天午飯後便覺得身體不舒服。郎中看瞭說是偶感風寒,張員外也覺得體力不支,便臥床休息瞭幾天。不過,張員外沒忘記告訴夫人,說程木匠喜歡吃鴨肫。夫人聽瞭便叫下人過來,小聲地囑咐後,下人連連點頭離去。

            張員外病瞭,隻適宜吃些清淡的食物,便沒再陪同程木匠一起用餐,隻好讓程木匠和大傢一起吃。程木匠顯然有些不開心,但夫人卻沒在意,隻管吩咐下人們每天做個程師傅愛喝的鴨湯。程木匠每天都在海碗裡撈來撈去就是撈不著鴨肫,便猜想肯定又是早被東傢少爺吃瞭,心裡便有些不滿。

            迎娶新娘

            這樣又過瞭半個月,幾樣傢具都做好瞭,這天下午,程木匠到張員外這裡來辭工並請東傢驗收活計。張員外看到這些傢具做得非常精致,尤其是那張紅木大床,上面雕龍刻鳳十分好看,他一高興,多給瞭程木匠一些工錢,並親自把程木匠送出門外。

            程木匠走後,張員外到內堂告訴瞭夫人,夫人詫異地問:程師傅走瞭?老爺怎麼不留他吃晚飯?這些天我特意每天都幫他留下鴨肫,叫下人替他醃制好,還沒給他呢!於是夫妻倆趕忙捧上荷葉包好的咸鴨肫追出去,可門外哪裡還有程木匠的影子?夫人說:他既然已經走瞭,反正兒子也喜歡吃,就給兒子吃吧!

            張員外搖搖頭說:既然答應給人傢的,就不能食言!反正表弟認識程師傅的傢,就托表弟帶給他吧!夫人點頭稱是,當下打發下人把鴨肫送給瞭張員外的遠房表弟,托他轉交給程木匠。

            張員外開始忙著給兒子張羅婚事,八月初八那天,終於把新媳婦迎進瞭門,老倆口心裡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瞭地。

            本來是歡天喜地的事,可第二天早上起來,張夫人卻見兒子一臉的不高興,兒媳婦臉上也隱隱有些淚痕。張夫人心裡不由一驚,難道這姑娘有問題?她忙把兒子拉到一邊,悄悄地說:兒子,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?開始張公子隻是苦著個臉不肯說,逼得急瞭,才冒出一句:她、她、她尿床!

            啊?張夫人聽瞭大驚失色,許久才回過神來,叮囑道,這件事暫時不要聲張,她也許是這幾天太勞累瞭,也許是因為有點緊張,你要給她一點時間,知道嗎?

            張公子沒精打采地點瞭點頭,新媳婦遠遠地看他們在這邊小聲議論,一張俏臉早漲得通紅。張夫人知道媳婦心裡不是滋味,便招手讓她過來,和藹地拍瞭拍媳婦的手,說道:別怕,沒事的,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。新媳婦難堪地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張夫人原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瞭,可她早上一起床就看見兒子愁眉苦臉地站在門外,原來新娘子又尿床瞭。本來按照當地風俗,今天應該是第三天回門的日子,可現在張公子手裡卻拿著一封休書,她知道兒子對媳婦是死瞭心瞭,張夫人不由得心涼瞭半截,無奈之下,她隻得喚來一個下人,讓他把休書送到新娘子娘傢,讓她娘傢派人接回閨女。新娘子含淚離去瞭。

            有驚無險

            再說這程木匠離開張員外傢後,就一直沒找到活計。這天,程木匠正在傢裡喝悶酒,張員外的遠房表弟來瞭,他一進屋就把荷葉包的、滿滿一包鴨肫遞給瞭程木匠。程木匠愣住瞭:你這是幹什麼?表弟不好意思地解釋道:這是我表哥張員外托我帶給你的,說是你愛吃,特地醃瞭給你下酒的,當初你走的時候忘瞭拿給你。我這些天一直也沒空,所以到今天才送來。

            程木匠的眼眶不由一紅,張員外真是好人哪!程木匠突然問道:他傢的新媳婦怎樣瞭?表弟嘆口氣說:唉,別提瞭,一進門就尿床,讓我外甥給休瞭。真是怪事瞭,聽說一回娘傢病就好瞭……”程木匠聽瞭後悔不迭,立馬趕去張員外傢。

            張員外聽說程木匠來瞭很是意外,連忙親自出來迎接。程木匠一臉的羞愧,隻說走的時候有東西落在新房裡,他今天必須取回來,並強調說他不需要人陪。

            程木匠進屋後把門拴上,他確信沒人偷看後,便一頭鉆進床底打開瞭下面的一個暗格,從裡面拿出一個精致的小玩意兒。原來,竟是兩個小人兒抬著一個尿桶,這樣新娘子每晚睡到想要起夜的時候,夢裡就會有兩個小人兒抬著尿桶過來給她,勸她如廁……程木匠拿起小錘把這玩意兒砸碎,他決定以後再也不使這樣的絕活瞭。

            程木匠出來後,一頭跪在張員外腳下:員外老爺!請原諒小人無知,小人小肚雞腸!小人願去少夫人府上接回少夫人,將功贖罪!請給小人一次機會!張員外聽程木匠講瞭事情原委,正考慮著要不要伸手去扶起他,突然有個傢丁從門外慌慌張張地跑進來,大聲說:不好瞭老爺!聽說少夫人被送回娘傢後一時想不開,懸梁自盡瞭!

            程木匠聽瞭,大吃一驚,懊悔得跌坐在地。張員外也險些沒站穩,卻見那傢丁撓瞭撓腦袋,又說道:幸好發現得及時,給救過來瞭!

            張員外罵道:狗奴才!下次說話註意點!快去通知公子,讓他和我們一道去接他媳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