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bxzm1'><em id='bxzm1'></em><td id='bxzm1'><div id='bxzm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xzm1'><big id='bxzm1'><big id='bxzm1'></big><legend id='bxzm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span id='bxzm1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bxzm1'></i>
        <i id='bxzm1'><div id='bxzm1'><ins id='bxzm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bxzm1'><strong id='bxzm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bxzm1'></fieldset>
      1. <tr id='bxzm1'><strong id='bxzm1'></strong><small id='bxzm1'></small><button id='bxzm1'></button><li id='bxzm1'><noscript id='bxzm1'><big id='bxzm1'></big><dt id='bxzm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xzm1'><table id='bxzm1'><blockquote id='bxzm1'><tbody id='bxzm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xzm1'></u><kbd id='bxzm1'><kbd id='bxzm1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ns id='bxzm1'></ins>
        1. <dl id='bxzm1'></dl>

          木工遇害連環冤案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8

          元仁宗延佑初年,京城設瞭個木工作坊,雇用瞭好幾百名木工。為瞭便於管理,老板把他們分成五人或十人一組,並設立伍長和什長這類工長職務來進行管理。作坊中有一個張木工與王工長發生瞭爭吵,由於王工長處理不當,又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,所以張木工與王工長不來往也不互相說話。這一情況一直延續瞭半年多。

          當時,其他工人認為,他們隻是口頭爭執,沒有什麼仇怨。於是大傢聚集起來湊錢置辦酒肉,想勸他們和解,硬拉著張木工到王工長傢中。吃喝中,大傢熱心勸解,終於使得張木工與王工長和好如初。大傢因此很高興,酒喝到天黑才散去。

          俗話說,妻賢夫禍少。但張木工偏偏娶瞭個生性風流的妻子,她一直背著丈夫與他人私通。這還不算,這女人還多次與奸夫謀劃商量殺害張木工,隻是一直沒尋到機會。這一天,她見張木工去王工長傢喝酒,喝醉瞭晃晃悠悠地回來瞭,就覺得是個好機會,於是與奸夫一起把木工殺死瞭。

          張木工被殺後,張木工的妻子和奸夫才發現沒有地方隱藏屍體,他們在屋內轉來轉去,想起房內一側有一個土炕。這個土炕是中空的,平時用於冬天燒火取暖。於是兩人就撬開炕磚,想把屍體放進炕裡藏起來。可是由於空間太過狹小,屍體怎麼也放不進去。一不做二不休,張木工的妻子和奸夫就把屍體分割成四五塊,才全部放進炕裡。然後,他們還把炕磚放回原處,恢復原狀。做完這一切,他倆又商量瞭一個栽贓嫁禍的主意……

          第二天,張木工的妻子就跑到王工長傢哭著說:“我丈夫昨天到你這兒來,一直沒回傢,一定是你殺瞭他!”她還到掌管京城治安、平理獄訟的警巡院控告瞭王工長。

          警巡院接到報警後很重視,認為王工長有仇殺的嫌疑,於是把他逮捕後進行嚴刑拷問,王工長受不瞭酷刑,隻好屈招服罪。審問他的警官問王工長:“張木工的屍體在哪裡?”王工長胡亂答瞭句:“丟到瞭河溝裡去瞭。”

          限期破案仵作濫殺無辜

          警巡院長官見屍體有瞭去向,就讓兩個仵作去尋找屍體。仵作本來是檢驗死傷、代人殮葬的官人,凡屬不正常死亡的人都由他們處理,這也是當時的規矩。但是僅憑王工長信口開河的一句話就讓仵作去尋找屍體,豈不是亂彈琴。

          這個案子報到刑部禦史、京兆尹後,他們也十分重視,一再督促早日結案,所以必須尋找到屍體,經檢驗死傷後才可瞭結。有瞭上峰的指令,警巡院長官就對下發威,限期兩仵作十天內尋到屍體,逾期尋不到屍體就將受到鞭刑。

          十天過去瞭,沒尋到;又限七天,仍未尋到,又限五天,仍未尋到;又限三天,仍未尋到。這兩個仵作接連受到瞭四次鞭刑,但始終沒有尋到屍體。越往後,限期越短,兩個仵作隻有唉聲嘆氣。沿著河溝尋找時,兩個人商議,這樣下去鞭刑是受不完的,說不定不知哪天就給打死瞭。實在不行,就去殺一個人,以那人的屍首來充數。主意一定,兩個仵作準備行動。

          兩個仵作一直坐在河邊等待冤主,直到傍晚還真等來瞭一個老翁騎驢過橋,老翁立即成瞭他們的目標。二人將老翁推到河中淹死,驢子受到驚嚇自己跑瞭。

          殺死老翁後,兩個仵作突然想到這老翁在年齡上跟張木工對不上,長相也不像,怎麼辦?他們決定延緩將張木工的“屍體”交出去,而是又忍受瞭幾次鞭刑後,才把屍體送到院裡,說終於找到張木工的屍體;還找理由說,因為河水浸泡,長相已經難以辨認,但這屍體的確就是張木工。

          警官立即請來張木工妻子辨認,那婦人心裡有鬼,盡管聽說竟然真的找到張木工的屍體也很詫異,但為瞭不露餡,她一見屍首,哪分真偽立刻伏到屍首上號啕大哭:“這正是我的丈夫呀,咋就成瞭這個樣子呀!造孽呀,一定要嚴懲殺人兇手!”

          為瞭讓一切更真實,張木工的妻子還按當地風俗,拿丈夫的衣服在河邊招魂,甚至賣掉簪子、耳環置辦棺木。張木工妻子穿著喪服為丈夫舉行隆重的喪禮,埋掉瞭屍體。同時還請來和尚為之超度,裝得非常悲傷的樣子。

          就這樣,警巡院定瞭案,判處王工長死罪。案子報上去後,等待上級的批文。